首页陈有杰简介 · 微博2019百犬图展2018书法2017斗鸡 · 百鸡 · 2016作品 · 2015作品2014骏马 ·百马图2013骏马


崇古朴尚雄奇 承传统谱新篇
           ——陈有杰书画艺术浅析


张本平(中国作协会员)

 


   军旅书画家陈有杰擅画西部的巴山蜀水,他努力用传统笔墨来表现巴山蜀水的时代新气象。他的作品已经初步显现出自己的笔墨语言,轻松、写意、文质彬彬,淡雅而富有张力,空灵又不乏形式美感,笔墨古,境界新。尤其是他从传统皴法中蜕变出的一种表现巴蜀山石类似树皮的皴法,很新,很有时代感。他自己常常美其名曰“乱折皴”(也包括折带皴、虎劈皴、乱柴皴等)。他的山水画作品注重山石结构与其巴蜀多喀斯特地域特色,笔墨皱法随机应变,追求自然之大美,不是简单套路程式化之笔墨一种表现模式。他的作品格调很高,形式感也很强,在今天的山水画家中,尤其是在中年画家中面貌很明显。陈有杰是一位有思想、有才情的中年画家,他在绘画道路上走得是比较正的。他没有机械地在传统中死临硬摹,扎在故纸堆里不出来,也没有盲目地为新而新,紧跟着时尚走,而是保持清醒的头脑,既尊重传统,又把握时代精神,对中国画的创新有着明确的认识和独特的理解。

  陈有杰1992年毕业于重庆商学院美术设计专业,曾长期在成都军区重庆解放军影剧院从事美术工作,军旅书画家。自幼喜欢书画、音乐。早年师从四川美院魏传义、古月老师学西画。后学岑学恭、冯建吴国画山水。1994年又师从著名诗人、书法家魏宇平老师研习诗文、书法艺术,获益匪浅。善于吸取古今名家笔墨,师法自然,自成一路。尤以巴渝峡江山水与水墨骏马著称。他师古师今师造化,画山画水画精神。善于向古今名家学习,喜欢读书,注重写生,游历天下名山大川写生作画。几十年来曾游历黄山、峨眉山、武当山、泰山、梵净山、桂林、张家界、神龙架、长江三峡、千里鸟江写生作画,尤喜画峡江山水,收集写生画稿数以千计。他山水画追求雄浑厚重与博大空灵,求雅俗共赏,特色以水墨为主赋予淡彩,笔墨浓淡、皴擦点染、远近虚实、烟云流泉意境中追求一种诗情画意与人文精神。

  最近,欣见陈有杰新创作的一批巴山蜀水系列作品,他尽可能地加进了“文”的元素。和别人画的巴山蜀水有所不同,其画中既有巴山蜀水的气质,又有文人气息,用一种近乎诗人的浪漫手法把博大雄浑的巴山蜀水表现得诗情画意,同时还融入了道家的思想,以山澄怀,淡中求厚;把万壑千岩的自然气象与人文精神、艺术境界相结合,文化了笔下的巴山蜀水,同时又能与和谐的时代思潮对接。诸如作品《巴山晨曦图》,画面山顶松柏亭台,倚山日出,中间湖泊船只,两边大山茫茫,作品空旷大气,笔墨浑厚苍润。在表现的手法上,无论是从用笔、用墨或取材、造景都是独具匠心,可以说是有文、有质,有生活气息,又有时代精神。这类作品如《武陵春意图》《夔门天下雄》《遥望飞流下碧川》等,都可以看出他在努力寻找、把握、处理表现巴山蜀水的文质关系。
陈有杰的绘画道路由文到质,又由质到文,不断探索着、攀爬着,一如蝉变,爬的愈高,蜕变的机会愈多,飞的也愈远。读万卷书取文,行万里路求质。写生对质的获取是最直接的途径,近几年来,陈有杰不断写生采风。每到一处,他无不用心去观察、描绘,根据不同的山川面貌、质地纹理,灵活地继承前人或创造出与之相适应的表现形式。画家与自然山川的对话,写出自然山川的生机、生命,是对一个画家的基本要求,然后才能谈得上融合自己的思想、学养、气质等文的因子。从艺术角度看陈有杰山水画作,更多的特质当属文人画。综观他的作品,可见到他是以神为师的,得文人画趣味,超越了技术,超越了形式,法无定法,一切皆从胸中流出。陈有杰的画“尚简”,线条以少胜多。文人画把诗书画统一在绘画里,成了众所公认的一种规范。陈有杰是书法家,有不少作品题了长款,增加了绘画的厚度,作品更具文人气息;他的画不是自然的摹写,画的是发自内心的感受。譬如他笔下的蜀山,那云、那松,看似巴山又不一定能与巴山对得上。再如他画的武陵春色,追求的力度尽在气势。范宽曾说:“前人之法,未尝不近取诸物。吾与其师于人者,未若师诸物也;吾与其师于物者,未若师诸心。”陈有杰的山水画是对这种精神的追随,是自己心曲的自然流出,总令读者由衷地感动;他的作品散淡洒脱、不拘一格。中国山水画历来有南北宗之说,北派强调自然之美的叙述,南派则追求心灵感动的释放。陈有杰更偏向后者。他的山水画笔墨恣肆,笔随心动。尤其他笔下的云,或黑或白,总是在表达一种激动、一种流动。他的作品几乎见不到“安排”。“未画之前,不立一格;既画之后,不留一格”(郑板桥语)。

  陈有杰不但精于山水画的研究与创作,而且也工于画马。马在古代中国的地位很高,具有很多象征意义与精神。像龙马精神,代表着中华民族自古以来所崇尚的奋斗不止、自强不息的进取、向上的民族精神。人们认为,龙马就是仁马,它是黄河的精灵,是炎黄子孙的化身,代表了华夏民族的主体精神和最高道德。因此马也成为众多画家所喜爱的描绘对象。陈有杰画马以书法入画,注重笔墨浓淡虚实的对比变化,以形写神,以马喻人,画马其实也是在画人,追求一种至高的“形神皆备”的理想境界。他的的作品,几乎是幅幅得于散淡,轻松自然、飘逸,有文气灵气,这在书画创作中极为可贵。因此,他的作品让人读来也轻松。多年来,为了能够更加深入地了解骏马的生活习性,陈有杰经常到野生动物园去看各种骏马,认真观察马头、马眼、毛色以及马的骨骼架构,并对马卧、马奔、马嬉、马睡等各种姿态认真观察、体悟、揣摩,并画了很多速写。在大量写生的基础上,他在创作马画时,注入了自己的真情实感,他以拟人法画的群马、奔马,栩栩如生,十分招人喜爱,被人们称为“有杰马”。他的马,多为水墨,却五色纷呈,是一种高雅的表现手法。水墨画将一切外在的色彩都淡化,而在这淡的本真中显出自然的最高境界的“浓”。大色无色,水墨的方式是舍去现象而直抵本质。“晕墨而五色具”,“浓尽必枯,浅者屡深”,按“性情所致”去“遇之于天”,“不知其然而然”,作品“不知所以神而自神也”。


  陈有杰画马用写意笔法纵横挥洒,浓重与淡雅的墨色兼用,他同时注重用破墨法突出神韵,中锋、侧锋、逆锋并用,皴擦、点染等多种技法并举而营造出马的动势。此外,他还借助光、色、焦点透视等西画技法,借助前人对画面构成和感性色彩相结合的画法,采用大场景构成方式,将西画的空间思维与国画的构图方式相结合,借静穆的背景来营造骏马的龙风浩气。他十分注重营造文人画的意境,这也是其学识、学养、修为的折射。陈有杰认为,中国传统美学的最高层次是人生与宇宙的无差别境界,也就是道家所推崇的自然高于人的境界。一个画家只有进入庄子的“化蝶”之境,方能真正地“物我合一”,步入一个新的艺术高峰。开张天岸马,奇逸人中龙。欣赏陈有杰的《八骏图》,泼墨流水,挥毫自在,八匹神驹纵横腾跃,神采风飞。墨色晕染随着马的形体结构挥洒,浓淡有致,虚实相宜。整画布局开阔大气,八匹马气如海,势若龙,马在画中跃,人于马前惊。“八骏“之姿,直追徐悲鸿。再看他的《万马奔腾图》,纵观有千里布阵之势,竖视有直冲霄汉之雄,气势跌宕,顺侧纵放,转换生姿,笔法苍劲,万马嘶鸣,场面宏大,气势磅礴。该作墨色燥润相生,极具艺术感染力。绘画资源所承载的时代文化精神,积淀深厚的中国文化赋予他创作灵气的涌动。不论是赏陈有杰的《六骏奔腾图》还是《马到成功》等马画作品,那些悠游嘻戏于草原上奔跑的群马,陶情自然,悠然狂奔,逍遥与大草原之中,给繁嚣尘世的人们带来了一种清净闲雅的享受。难怪在2014年他的《百马图》画展经重庆卫视、央视网、中国军网采访报道后立即引发众多媒体观众关注和书画界的好评。他的骏马作品洋溢着一股令人奋进的峻爽之气,他笔下那一幅幅雄姿勃发、虎跃龙腾的骏马,是靠宽阔的眼界和博大的胸襟与达观的心性体现出来的。现代文明的进步则砥砺了他继承和创新的开拓精神。

  骏马,作为一个重要的文化主题,体现了一种专注于感情生命的精神,以及洋溢在这种原始生命之中的奔放情趣。陈有杰正是以画马为出发点,表现出马和自然的亲和感,并对表现骏马经过提炼、概括、扬弃、超越、想象、创造、或以其为主题原型的方式,或以创作心态的方式,或以情绪感觉的方式,或以思维想象的方式,或以笔墨与色彩力量的方式,或以变形夸张的方式,或以时空处理的方式,或以造型构图的方式……加以形式化、符号化和精神化的吸收,然后创造出以“群马”为意象,赋予其以龙马精神的艺术世界。

  不论是欣赏陈有杰的山水还是马画,均能感受到浓浓的书卷气息和线条赋予画面的中国风骨,这得益于他艺术的全面修养,除了博览群书,练习书法也是他长期的功课,更是他以书入画的坚强后盾。品读陈有杰的书法作品我感到很欣慰。他在长期的坚守中练就了一种只属于他的坚韧,不断的探索又使他在低调中无法遮掩地表现出活跃和多变。他内敛深沉而善于思考和富于激情,在这样的矛盾中逐渐形成他的书风。他是一个敢于不断尝试、敢于放弃自己的成功而企望更新的成功的人。陈有杰不会成为复制自我的人,无论是他走过的路,还是他的书法作品及现在的绘画山水花鸟,都是这样,呈现出一种不断探索、不断前进的特质。

  画如心声,字如其人。品陈有杰的书法作品,笔者便习惯性地将其与书写者本人联系在一起。陈有杰是“50后”的一代,质朴聪颖,虚心好学,笔者看好这样实在的中年人。人正则字正,这是陈有杰书写的根性,他在传统上已下了相当大的功夫,孜孜以求。笔者想说,以陈有杰对书法的敬心与虔诚,他不会放慢自己前行的脚步。学习有三个途径:向经典学习,向前辈和身边道友学习,自己勤思多悟。这三点陈有杰做到了。不走弯路就是捷径,他通晓这些道理,陈有杰是智慧的陈有杰。从他的书法表现来看,他对书法语言的理解和想要在其中负载的精神内涵,是传统意蕴和现代审美意识的有机相融,从书体涉猎、作品创作与个人风格等层面看都会感知到他所坚守的是公性双栖、理趣并重的路子。他是站在一个很高的基准上来审视书法的,有了这样的认识和实践,其书法境界自然宏阔。陈有杰的字是写出来的,不是刻意安排出来的。写真是一个十分宝贵的经验与方式,笔中含墨,笔中亦含水,水墨交融,一任书家天真烂漫地忘情挥运,这样力有了,气韵也有了,书法作品后面就始终站着一个鲜活的生命了。有了这份鲜活,书法才有温度,才有书家的个性色彩。有人说书法是书家的心灵外化,是书家的心电图,陈有杰在书写中正在印证这样的理论。书法是陈有杰人生修为的一种方式、一个出口,他正在实践这种自觉。

  陈有杰的作品有诗一样的语言、诗一样的情怀和诗一样的韵律。人们常说作品,人生就是一个渐修的过程,不断学习积累的过程。陈有杰不仅是一位书画家,而且也是一位诗人,在诗书画为一体的追求中,他在众多山水、骏马作品中也创作了不少题画诗句。如登梵净山老金顶路上题《七绝》一首曰:“百转千徊行路难,石梯万步肯登攀。丹青壮我凌云志,不上峰巅誓不还”;题红云金顶《七绝》诗一首曰:“遥望红云半遮山,仙桥金顶彩虹连。佛光咋现时难遇,待等虔诚信徒来”;题《天马行空图》诗一首曰:“独往独来健如风,何须鞍辔自从容。名缰利索皆抛去,还我自由好腾空”。这些诗篇与他的绘画相得益彰,平仄押韵,对仗工整,体现了他高超的技艺和全面的修养。
在生活中,陈有杰除了习书画画,还喜欢拉二胡乐曲,常常拉着拉着,不知不觉便陶醉其中,忘记了时间,忘了自我,任思绪在悠扬的乐声中飘扬穿梭……他在品味人生,品味诗、书、画和音乐艺术给他带来的快乐、带来的满足、带来的创作激情,让他在艺术的王国里任意挥洒自由驰骋。

  生命是一个慢慢羽化的过程,认准目标,就只管朝前走。在陈有杰这样的年龄和今后相当长一段时光里,拾到篮里都是菜。陈有杰有这种能力和定力。中年人可尽情享受中年人的想象,它能给人带来希望和动力。陈有杰厚道平和,以平常心过平常生活,却一丝不苟地在躬行艺术“成教化、助人伦”的主张,勤奋习艺、热心公益,可以说是有口皆碑。笔者想,一个艺术家的生命,倘若始终在书与画、山与谷、城与乡、古与今、俗与雅的交界线上展开,经由历史沉淀、城乡结合、素雅贯通,他的艺术实践也将会在冲突中具有了张力、在反差中得以兼容吧。

张本平: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、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、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、郑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、国家任命的中国知识产权文化大使、中原书画院院长、《中原书画报》总编,作家、书画评论家


重庆书画网 巴渝书画院·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:023-63823278 或 13340208822
通信地址:重庆市渝中区长江一路58号鹰冠小区A栋22-6 邮编:400014
Copyright © 2003-2014
www.cqshw.com Website All rights reserved